你能做不可或缺的教师吗?
荣德基官网    2016-11-24    4799次阅读

    过去,我们习惯于将教师标签化、脸谱化;我们在潜意识里给教师戴了高帽,也栓了镣铐;我们将教师抽象为一种理想,幻化为一种图腾,简化为一种符号。于是一时将之请上神龛,一时将之推下深渊。个别教师“感动了中国”,于是教师群体都可坐收舆论红利;少数教师犯了道德“天条”,于是教师群体都得“连坐”,饱受舆论鞭笞。

   对于教师,似乎社会已经习惯于用最悲情的辞藻来表达同情,用最惊爆的辞藻来表达轻慢。在这里,唯独缺乏的是理性的光芒,在高高悬挂的“以人为本”的巨大横幅前,我们的潜意识或者习惯思维又仅仅把这个“人”字定义在学生,那么教师呢?是不是只能一股青烟直奔“封神台”?要知道,无论是“誉”是“毁”,讲台都在身边;无论是“穷”是“达”,学生都在眼前。教师也是人,无论是作为群体还是个体,都有不可替代性。

   在此,应重提两个文本:一是1966年国际劳工组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的《关于教师地位的建议》,二是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。前者提出“要把教学工作视为专门的职业”,后者提出“有好的教师,才有好的教育”。

   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更是直接指出:“其实,教师队伍建设不只是教育改革和发展的保障措施,更是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根本。”针对信息技术发达以后之“教师消亡论”,他更是强调“没有教师,就没有教育”。社会无论怎么发展,科技无论如何进步;教师,无论是作为一种职业,还是一个群体,都将无可替代。

   这种不可替代性,主要在于两个层面。一是“精气神”无可替代。作为“器”的教学工具和作为“技”的信息科学,无法在教育教学中施加人情味,可以“言传”,无法“身教”。中国传统文化看重“气”,讲求“气魄”“气韵”“气概”,即人文精神。可以肯定的是,教育信息化风暴,改变不了一个基本的事实:是人支配机器,而不是机器支配人。二是我们的教育目标是培养具有创造力的人,每一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。个性化教育、个性化教学就必然需要有血有肉的具有鲜明教学个性的教师。

   谈到教师的不可替代性,我们无法回避两个概念,一是教师专业化,一是教师专业标准。简而言之,一个教师若要成为“不可或缺”“不可替代”的人,必须先“达标”,大标准是“四有教师”,细标准是“教师专业标准”。先迈入不可或缺的“群”,然后要努力超越“标准化”,自觉回应时代变化。在教学实践层面,做一个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的教书匠,在教育智慧上,成为一个以真性情融合新观念,锻造个性风格,更新教学模式,创造教育成果的教育专家。

   套用美国人赛斯˙高汀《做不可替代的人》一书中的句子便是:你意识到了吗?这个年头已经不再是哪个专家一手遮天的年代,也不是草根教师像零部件一样按部就班运转的年代,因为新的教育形势需要一个新的群体,那就是关键人物——他们与众不同,富有创造力、凝聚力和执行力;这些不可替代的佼佼者,在教育领域扮演着关键角色,他们是那些倨傲的校长不敢轻易放走的人!

上一篇:没有了